登录   |   注册
舞美资料馆
推荐 原创 文章 素材 灵感

舞台设计:昆剧《牡丹亭》的舞美设计——园林与梦境

发布时间:2015-09-29 | 文章来源:

作者:黄莎莉 , 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 黄莎莉 联系,谢谢配合!

      北方昆剧院的《牡丹亭》从元代大都版中选取了十七出,是非常大胆的一次改编,也令此剧围绕杜丽娘与柳梦梅的爱情主线更加明晰。观众入场即看到舞台上展开的一幅画卷:一根梅枝着墨其中、一枚“牡丹亭”印落。

      舞台设计刘杏林在诸多作品中皆流露“画外之意”,印章内出现的牡丹亭剪影将画卷点破,这才惊觉,舞台设计在画面与舞台空间之间置入了“似是而非”既非现实亦非梦境的戏剧空间。

解构的园林

     《牡丹亭》中两位主角在梦中的园林相会、相爱、相思并相聚,因此剧中并非欲在舞台上营造一个真的园林,梦中的园林,本已是幻象,舞台设计通过提取园林的元素,构建了一个被消解了物质性,却赋予其精神性的梦的空间。在这个完全是白色好似虚无的空间里,半壁太湖石与半座牡丹亭嵌入其中,它们都失去了与现实世界相联系的颜色实体,却随着园林的自然更替而改变。

       这个园林“演绎着大自然的枯荣兴衰”,也正因如此,“唤起女主人公对青春年华的珍重”。这也正是《牡丹亭》的独特之处,其“游园”并非为赏心悦目,而是杜丽娘被深锁的心中对爱情与梦想的向往,园林也因此承载着两人的精神世界。园林不仅仅在梦境空间内被重新解构,而且还借女主人公闺房中的一扇窗,锁住园中一景,将它映照在现实空间之中。

象征的空间

       设计师强化了以黑与白分割的舞台空间,以此象征此剧现实与梦境的空间关系,它们对应的正是杜丽娘的闺房或柳梦梅的书房与园林的空间。舞台以前后划分:狭长的舞台前区由黑色的地面、家具等构成剧中人物的现实空间;开阔的舞台后区由白色地面及园林元素构成梦境空间。现实与非现实空间并不是完全疏离,通过上文提到的窗的元素,将杜丽娘探向春色、又在相思的煎熬中痴慕梦中人,以窗为媒介,成为女主人公心理空间的入口。而剧中窗的形象也是从园林的窗格中抽取其形式,内嵌词牌名的方式更似画卷,更剥去了现实空间的实体性。

       另一层黑与白的空间关系,即鬼的世界与人的世界的象征,表现在杜丽娘由死回生的几出戏中。在“冥判”这出戏中,舞台后区的黑色景片一直推向前,直到整个舞台笼罩在黑色中;而“回生”这出戏,从舞台深处的黑色之中推出一块由灯光点亮的白幕,女主人公从一小片光亮中婀娜向前,直到重新亮相。视觉上由白生黑或由黑生白,造成了非常强烈的心理变化,不同于以往的是,在《牡丹亭》中,白与黑的交替在戏剧动作中完成,成为此剧梦幻般的爱情中极具戏剧张力的一笔。设计师坦言,起死回生这出戏其实并非特意强化,而是恰好在整个戏剧空间结构中衍生的想法,生与死本来就互为转换。

       这种“恰如其当”的空间结构,流露出的正是设计师的戏剧想象力。建造园林空间的舞台台面下,其实暗藏了一块同等尺寸的蓝色台面,在柳梦梅重游园林之际,几只残荷矗立在“湖面”,象征此时衰败的园林景象。

看与被看并置

       在虚与实之间、看与被看之间,舞台设计通过景物的移动、替换、象征,创造了一个不断从现实世界走入梦境的空间。借用园林中“移步”的概念,人在园林游走的过程中所看之景会产生变化,舞台设计反向运用了看与被看者之间的关系。当剧中角色迈出几个碎步,桌椅由藏于台面下固定轨道缓缓退场,并最终移出舞台画面,以此表示人从屋内走到园林的场景变换,既巧妙又保持了表演的流畅性。

       设计师从卞之琳先生的“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中受到启发,打破了约定俗成的表演方式,将看与被看者并置于同一时空,创造了“画中人”走出画中的舞台行动。在“叫画”这出戏中,舞台上空垂下的白色卷轴映出杜丽娘的画像,在柳梦梅的声声呼唤中,画像渐淡去,浮现杜丽娘的身影,卷轴升起、佳人从“画”中走出。这也能够解释在处理杜丽娘描绘此画时,舞台上垂下的白色卷轴的用意。画轴原本的空,与柳梦梅思慕的美人像,也正如贯穿此剧梦里梦外、生死之外的理想和爱情。

        正如开场前画卷中描绘的,探出墙外的梅枝斜影落在漏窗旁,透过以“牡丹亭”三字镂成的窗格展现的正是满园春色的园林,观者被无意识地推向剧中杜丽娘在烦闷之中窥探园林的景象,《牡丹园》的结尾,以繁花似锦的纱幕似园中溢出的“姹紫嫣红”,映衬这数百年来令人回味的生死爱恋。舞台设计刘杏林以中国传统美学为根基,呈现了一版流动的《牡丹亭》,其写意的戏剧美学观,与具有戏剧张力的表现形式,再次更新了对戏剧经典的定义。

 

 

移动网络媒体的新闻支持
完善的互联网媒体与交流平台
全球化的学术与行业交流活动
网站制作
百纳嘉利(北京)剧场管理有限公司
关注国内外舞美前沿资讯
舞美行业的权威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