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美资料馆
推荐 原创 文章 素材 灵感

化妆:戏曲中的美妆手法和那些名伶的护肤经

发布时间:2016-08-17 | 文章来源:



我大中华传统的戏曲美轮美奂,韵味丰富经得起历史的考验哟~一起来瞧瞧那些戏曲中的美妆手法和那些名伶的护肤经吧!

1、京剧妆容解析

四大名旦时代,京剧旦角通常由男子反串,所以,除了要有极高的艺术造诣和精致的五官,在妆容上也下了很多功夫。今天我们回首昔日的影视剧作品,依然可见清末旦角美轮美奂的脸,“大白脸”上扬的闭合全包围眼线,更具有女性的柔美;同时包围式眼线会让人看起来更加无辜可爱;唇部以娇艳欲滴的大红色为主。



梅兰芳的护肤法
关键字温毛巾敷脸;皂角粉清洗;菜油卸妆



虽然涂抹油彩可以让伶人在台上闪闪发光,自信而美丽,但是台下可苦了他们了,在那个年代别说卸妆乳了,就是连肥皂都是没有的!很多演员只能用清水反复洗脸,再用毛巾抹去,如此卸妆,不仅会弄痛脸颊,使得肌肤受损,还常常会无法彻底清洁,下了台上街,也难免被人议论。



梅先生作为一代名伶也只能在有限的条件下使用温毛巾先敷在脸上,做一个舒缓,然后用皂荚研磨成的粉末轻轻涂在面部清洁。其实说白了,还不就是肥皂洗脸?但是在那个年代已经是奢侈的稀罕玩意。不是谁都可以拥有!

当然民间还有另一种说法。

只有油质的东西才能洗掉油彩,所以当时也有很多名伶通常用菜油先在脸上揉搓来代替卸妆的步骤,然后再用皂角粉or清水来洁面,但由于油脂常常无法完全清洗干净,所以对面部也有一定的伤害!

2、黄梅戏妆容解析

乍一看,很多人都觉得黄梅戏的妆容和京剧好像没什么不同,但是细心的行家会发现,在女演员的眼线上可以找到微妙差别,下眼线并非紧贴睫毛而是留了一部分距离看起来更加的轻松亲和,眼尾处也是开放式上扬的处理手法,让整个妆容更具有生活气息,自由淳朴。黄梅戏的大部分作品也正是取材于民间的感人故事,与妆容很搭。



马兰,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在舞台剧表演和电视剧表演上都获得过全国最高奖项;2007年,荣获美国纽约市文化局、林肯表演艺术中心和美华协会颁发的“亚洲最杰出艺术家终身成就奖”。



马兰的护肤法
关键字:蛤蜊油护肤;片仔癀珍珠霜滋润

改革开放之后,人民的生活也得到了一定改善,大批国货深受大家的喜爱,这一时期的很多名伶就在演出后先用蛤蜊油轻揉面部来卸妆,乳化后,再用清水肥皂or香皂来清洁,之后马兰会选择这一时期名媛们大爱的片仔癀珍珠霜进行补水和滋润。



3、越剧妆容解析

越剧起源于上海宁波一带,妆容上也是更多的展现了南方女子的温婉气质,轻妆淡抹,唇妆也多用裸色系列唇膏。



王志萍:越剧表演艺术家王文娟的爱徒,中美电影节史上至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以戏曲演员身份获奖的演员



王志萍的护肤法
关键词寻找最适合自己的化妆品;拍打按摩有讲究

化妆品的选用非常重要。王志萍的化妆包被好友戏称为“八国联军”,从身价不菲的大牌到平价亲民的小众产品都网罗其中。“不是贵的就是好的,一定要适合自己。”严格的卸妆、补水等程序以外,王志萍也很注重拍打按摩,每次清洁皮肤后都用冷水或温水在脸上严格扑打满100下。



4、昆曲妆容解析

昆曲的妆容主要以上扬的眉尾和大面积的红色眼影为主。



张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平艺术家,素有中国“昆曲王子”之美誉。

张军的护肤法
关键词:天然成分来保湿;湿纸巾代替乳化油

比起老一辈,新一代的名伶们真是太幸福,快速高效的卸妆产品层出不穷,台下的卸妆不再让演员们痛苦。清洁后的保湿更受关注,无添加的天然护肤产品才能给肌肤带来更充足的水分和安慰!



张军谈妆

昆曲作为一个完整的表演艺术,妆容也是这个系统当中经过了千锤百炼的一个部分。作为小生演员,我在舞台上演不同的角色,化的都是同一种妆,叫俊扮。我非常喜欢《春江花月夜》里的这个俊扮。我从艺近三十年,俊扮并没有什么大的差别,化法都是一样的,但《春江花月夜》中,为了更好表现张若虚的人物特点使妆容和服装、灯光等等相匹配,我特请了大师级的化妆老师蓝玲。蓝老师在演出前的一个星期赶到上海来为我定妆,她的学生小符把设计好的定妆接过来,在演出期间为我化妆。张若虚的妆容在颜色运用上更适合现代剧场,因为剧场都是电脑灯,色温跟传统演出时候不一样。《春江花月夜》的妆容,是与服装、灯光、场域配合得最好的一次。


▲张军《春江花月夜》

要说护肤的心得,无非是两方面。一是尽量保湿,因为我们上妆卸妆非常频繁,脸部皮肤会损失很多水分,要让脸部一直比较滋润,水份比较均衡充分。另外就是尽量好好睡觉,睡觉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补充,工作压力再大,也尽可能保证有质量的睡眠。通常我们下午排练时间长强度大,中午一定要抽哪怕十分钟、最多不超过半个小时,在排练场里找一个角落睡觉,这种补充我觉得对调整身体机能来讲是非常有效的,对皮肤也有好处。



昆曲的舞台妆非常厚重,舞台灯光照射下温度也很高,对皮肤是很大的考验。演出后的卸妆,我的确非常注意。分成三步,第一步用去妆力很强的湿纸巾,非常有效、快速地去掉脸部的油彩,而且也不必用传统的乳化油,搞得脸上全是油;第二步是高效的水溶性的卸妆油,深层次地清除掉皮肤上、毛孔里的化学残留;第三就是用洗面奶仔细清洁。有个要领,叫慢工出细活,每一个步骤都要慢慢来,充分而到位。所以我的卸妆时间相对会比较长,同时让自己收收汗,也让自己从舞台的情绪里慢慢出来。


移动网络媒体的新闻支持
完善的互联网媒体与交流平台
全球化的学术与行业交流活动
网站制作
百纳嘉利(北京)剧场管理有限公司
关注国内外舞美前沿资讯
舞美行业的权威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