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美资料馆
推荐 原创 文章 素材 灵感

原创:史军亮:大流行期间的剧院——剧院建筑背后的观众

发布时间:2022-10-13 | 文章来源:

2022第四届第比利斯国际舞台设计双年展于10月9日开幕。中国舞台设计师代表史军亮以《大流行期间的剧院——剧院建筑背后的观众》为主题,在10月12日的研讨会发言。


2022第四届第比利斯国际舞台设计双年展研讨会现场




由于(Covid-19)全球新冠疫情的影响,对于每一位中国戏剧工作者来说都是影响巨大的,对于整个中国国内戏剧演出行业动态变化都会产生深远影响。在这里我想谈谈,我所看到、感受到的中国国内戏剧行业以及剧院、院团、观众在疫情三年以来的情况。

自19年以来突忽而来的(Covid-19)疫情打乱了我们的生活,对于每一位从事原创的中国戏剧工作者来说都是艰难的。

2022年以来我们也陆续听到一些国内著名的民营舞蹈团体相继解散的消息。4月29日,是全世界舞蹈人的节日——世界舞蹈日。原本是一个应该起舞庆贺的日子,却传来两个悲伤的消息,演了19年的“云南映象”团队散伙了,成立14年的“陶身体”剧场也宣布解散,就连最后一场无观众的直播都没有机会演出。由于疫情的反复,这两年真的是太难了,而难的又岂止是“云南映象”和“陶身体”剧场……




在抖音发布的视频中,著名舞蹈家杨丽萍数度哽咽:“两年多,我们一直在坚守着,不想放弃。我知道,很多人比我们更艰难,他们失去的更多,甚至有些人失去了生命,这次的疫情真的是太残酷了,太残酷了,没有了舞台,我们真的没有办法继续生存下去了。所以,我们又一次解散了团队。”



另一则消息是从资深媒体人洪晃的视频号里看到的:“陶身体一直是我最爱的当代舞团,理由很简单,他们跳的是中国的现代舞,他们展现的是中国人身体的美和力量,他们创造了一套中国的舞蹈语言。陶身体剧场要解散了,可以说是我近几年来听到的最沮丧的消息。”最近的一些报导北京现代舞团由于疫情的影响也同样出现了财务经营困境。


北京现代舞团,由于疫情的影响也同样出现了经营困境

快三年了,因为疫情反复让走走停停的国内演出市场始终萎靡不振,靠着舞台吃饭的演出机构、艺术团体还有艺术家们实在是举步维艰。很多原本准备很久的演出,眼看着要开演了又被迫贴出停演公告,原本很卖座的音乐会只好眼睁睁的办理退票手续。这种糟糕的情况无论对于即将登台演出的艺术家还是准备怀着兴奋地心情去看演出的观众而言,都是一种痛苦。


史军亮作品瓷乐《听瓷》获得2022WSD新锐设计师单元演出设计三等奖


在今年8月刚刚在加拿大举办的第五届(WSD2022)世界舞台设计展参展经历及体验倒是可以供大家分享。


第五届世界舞台设计展VR虚拟展厅


中国大部分参展的舞台设计者同样是因为国内疫情影响,非常遗憾地没能亲自到达现场参展。本人作品瓷乐“听瓷”入围新锐设计师单元并获得演出设计三等奖。在今年五月初通过邮件告知WSD组委会,由于国内的疫情影响作出放弃到达现场参展的艰难决定。同时,让我感触较深的是面对全球范围的疫情,WSD组委会似乎早有预案。没过几日就给我发送了2022WSD网上虚拟数字展厅的计划,并通过一系列的网站技术指导、网络会议,使得我们不同国籍无法到达现场的60多个参展作品,以另外一种更为自由的空间展陈方式,能够全面展示给全球各领域爱好戏剧的舞美同行交流与分享。



《听瓷》效果图及剧照


面对疫情的全球性困局,WSD组委会的非常有计划地理性应急方案,使得我们在面对疫情事件时多了一份可借鉴和学习的经验。在数字网络化时代,我们在面对危机时,如何运用手中的数字技术有效地开发演出与观众的观演关系,这是一个新的领域与课题。当然,戏剧演出观演的现场性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要素,剧场的现场性是永远无法替代的。


记得在2020年国内疫情较为严重的时期,我还担任过一部反映疫情中医护工作者和百姓生活话剧的舞美设计工作,当时疫情状况中国国内城市与城市间人员的流动管理都比较严格,导演和演员只能在一个地方进行封闭式管理的排练方式,但还是有相当大的风险,只要有一名演职人员出现疫情反应,整个剧组都会停摆。大家都是在坚持的信念中渡过了排练一个多月的周期。这也是我在舞美设计创作经历中面对创作时间最少的一部戏,整个戏从进入创作到完稿仅仅用了10天左右的时间,舞美制作过程只有不到20天。这在以往的创作经验中是想都不能想的经验。当时的感受完全没日没夜,因为疫情发展的不可预期,大家都在抢一段相对宝贵的稳定时期,与时间赛跑。现在回想起来这是难以想象的,想来国外的同行们也会面临不同的类似创作经历。



《鸽子》效果图及剧照


话剧《蒋公的面子》的再版,是疫情下的另一种极端状态,由于疫情使得预定的剧场演出日程一再推迟,这部戏的设计时间被无限拉长,前后大约经历一年的时间,等待国内疫情状况稍有好转,预计今年12月份能够如期正常首演。


话剧《蒋公的面子》效果图


我们的戏剧活动受到疫情的巨大影响,从城市间封控、剧场封闭到剧场逐步放开,观众只能一个座位隔一个座位坐着观看戏剧演出。作为剧院或剧团面临突忽而来的困局,更多考量的是如何生存的问题。总的来讲,三年疫情对戏剧演出领域带来了太多的变化,而影响已经产生,我们全球的同行应更多地积极地去考量疫情后戏剧演出所面临的新的问题,拿出可持续发展的方案,拓展新的观演关系方式,让更多的观众回归剧场、回归心灵。



移动网络媒体的新闻支持
完善的互联网媒体与交流平台
全球化的学术与行业交流活动
网站制作
百纳嘉利(北京)剧场管理有限公司
关注国内外舞美前沿资讯
舞美行业的权威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