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美资料馆
推荐 原创 文章 素材 灵感

原创:曹林:直面现实、声情并茂的越剧《钱塘里》

发布时间:2023-02-13 | 文章来源:

北方的寒冬,以往是演出淡季。但今年有所不同,从腊月到正月,可谓好戏连连。由北京市委宣传部主办的“大戏看北京”项目,从全国邀请了40部精品剧目集中展演。越剧《钱塘里》是在“高大上”的中央歌剧院上演的。观摩之后回来刷了一遍票圈,看到的都是赞扬之声。说法各异,但共同指向这是“一部现实题材的好戏”,我也有同感。既然是好戏,就值得分析一下好在哪。

首先说说这部作品的完整性,就是我们常说的“编导演音美”整体表达。流派鲜明的越剧现代戏《钱塘里》,其故事情节并不复杂。编剧的眼光聚焦于都市生活,以一个打工者与市民的交通事故为线索,铺排出多个家庭的戏剧冲突,展开对普通民众的情感思考。我们在充满竞争、纷纷扰扰的日常生活中,往往对那些偶然事件司空见惯、麻木不仁。有思想深度的好剧目就如同一面镜子,观众通过舞台呈现而鉴照自我,在内心深处产生共鸣。

《钱塘里》呈现给观众的,就是透过舞台上的霓虹光鲜,演绎城市里每日重复的生活大戏。生活里,身体健康、精力充沛的老年人,随着上下班的交通高峰蜂拥而至——跳广场舞、走亲访友、购物聚会;“内卷”使城市白领在竞争压力下疲惫而又焦虑,终日为事业、家庭、财务疲于奔命;进城务工人员从事着快递、保姆、护理、保洁等工作,不得不争分夺秒、横冲直撞。然而,尽管人世间有许多艰辛、无奈与无常,但悲天悯人、心存温情的戏剧家们,则用艺术喻言,从充满烟火气的平凡琐事中发掘光辉的人性之美。

舞台上,在导演的统领下,经过二度创作的延伸与升华,于舞台空间之中,整合多种元素把文学叙述转变为鲜活的戏剧艺术。它所产生的艺术张力,就在于通过演员与观众面对面的交流,复刻人间冷暖,揭示人间悲苦。《钱塘里》用一个大团圆的结局,出乎意料而又在情理之中,以此寻找人间至善,帮大家擦一把艰辛生活和人生悲喜的眼泪,让红尘中的芸芸众生得到心灵救赎。——用导演自己的话说,这台戏是“钱塘里的成人童话”。



所以要重点谈谈导演。

以前看过好几部王延松导演的作品,以话剧为主,间有歌剧、音乐剧等。他导演的越剧还是头一回看到。很显然,一个优秀的导演有能力驾驭多个剧种,做到“一戏一格”。这一次,他敏锐地攫取到了越剧本身诗情画意的柔美特质,在延伸传统戏曲程式之美的基础上,强化当代生活戏剧化的矛盾冲突,体现戏曲现代戏的思想价值。我认为这部作品的导演至少有以下三个亮点:

一是跳出固有的传统戏曲叙事结构,用疾缓有度的节奏调动舞台气氛,富有现代感;

二是把越剧流派当成手段而非目的,强调音乐叙事,最大限度发挥曲调和唱法上的表现力,富有律动感;

三是打破古典戏曲束缚,在表演上有效化解程式性与生活逻辑之间的抵触,富有真实感,力图达到“不像不是戏真像不是艺”的境界。

王延松在全剧中始终贯穿“以平常见非常”的导演意识,在人物塑造方面尤为突出。曼妙的身姿背后,是各不相同的现实困境。婉转的唱腔,则道出心灵慰籍的需求。这部戏是他个人创作生涯中的一小步,也是戏曲现代戏探索之路上的一大步。在此,也要为浙江小百花越剧院点赞。她们邀请一个没有导过越剧的导演,这本身就是一个突破。


接下来要说的就是表演。

众所周知,全女班演出形式是越剧艺术的独有特色。相对于其他古老戏曲剧种而言,不足百年发展历程的越剧,可以被列为新兴地方戏剧种。也正因为此,越剧的独特魅力才愈加明显。从上世纪四十年代起,伴随着现代意义上的都市剧场艺术在上海等地崛起,越剧就成为传统戏曲文化承上启下的重要剧种。全女班的表演机制,不仅是艺术形式上的突破,更体现了现代文明意识的觉醒。作为表现现实生活的戏曲现代戏,《钱塘里》的整体性依然需要表演作支撑。全女班演出用音乐整合多个艺术表现手段,产生巨大而且迷人的力量。她们扮相靓丽,嗓音嘹亮,魅力四射,增强了趣味性和可观赏性,令人难忘。当然,这还不是全部。更重要的,是这部戏里的每一个演员,都力求在越剧本色之外,深入挖掘角色的内心情感,塑造个性化的生活感悟和心灵气质,从而创造角色独有的喜怒哀乐,这也是戏曲传统戏向现代化转变的难点之一。

如何避免脸谱化、类型化,生动刻画出《钱塘里》的都市人物众生相,关键在于把生活逻辑升华为艺术逻辑,用特定的身体语言联通舞台世界和现实世界。《钱塘里》的演员们以极高的悟性,把表演技巧隐藏到人物形象背后,使戏剧性和叙事性相统一。既让观众欣赏到唱念做舞的戏曲之美,也能从表演中感受到活生生的身边人物。从而不露声色地把思想性贯穿到整个表演过程。另外,通过几段群舞表达日常生活图景,把剧本的文学性描述,转化为可视化都市风貌。增强了舞台空间的流动感和丰富性,也为剧情节奏起到平衡作用,为全剧增光添彩。


最后要说舞台美术的重要作用。

高广健是国内外知名设计师,他的每一部舞美创作几乎都让人感到意外。其作品的重要特点之一,就是所涉及的戏剧种类和空间样式极其广泛。在过去的十几年当中,他尤其专注于戏曲舞台设计。比如《赤壁》、《天下归心》等作品,不仅在国内引起巨大反响,而且还屡获国际大奖。他通过众多创新性舞台实践,深刻感悟传统戏曲的个中三昧,即演出场所的自由性、表演空间的虚拟性和视觉表达的写意性。高广健善于用当代语言表达传统精神,这是其作品的另一个特征。比如《粉墨春秋》里的戏中戏,在动与静之间,虚与实之外,切换出戏曲舞台的当代风貌。越剧《钱塘里》的舞美设计,则完全以一个重要角色的身份,衬托并参与到演出之中。这部作品的艺术风格是高度抽象性的,用单纯的线条来阐释戏剧空间,与整个剧情达成一致,体现出设计师对剧本的独特认知和理解。一方面,脱离具象的几何图形,勾勒出现代都市的精神风貌,轮廓边缘散晕的光圈如同宣纸上的水印木刻,透露出地域韵味,体现“少就是多”的现代设计理念。同时,退让出的舞台空间,给演员提供了充足的表演余地。不仅能使观众直观地感受到故事的发生背景和情感氛围,而且仍然在深层蕴藏着“出将入相、一桌二椅”式的审美内涵。另一方面,忽略细节,高度凝练的形象并非简单化平面摆放,而是利用多层吊杆的升降,在运动中加强舞台纵向空间深度。明快、时尚的色系,营造出纯粹、直白的视觉语汇,时而展示城市的流动性、躁动感,时而逃离现实的嘈杂,进入戏剧人物的内心世界。靓丽的光影之下,是轻松、朴素、自然。色即是空,回到本真。妙在“似与不似之间”,这是设计师的高明之处。


越剧《钱塘里》的观后感说完了。再说两句题外话:一是面对戏曲的发展与创新,一直有专业人士提出很多批评意见。前些年主要针对“话剧加唱”,现在不怎么说了,因为观众的接受度能说明一切。近几年地方戏曲剧种的发展很快,试验性剧目创作层出不穷。集中体现在表演方式上的变化,甚至在观演关系上也有突破,大有“音乐剧化”的发展趋势。我觉得对此不必担心。因为这些毕竟都是艺术形式上的探索,优秀传统文化精神是牢不可摧的。此“音乐剧”非彼“音乐剧”,中国戏曲从来就是用音乐舞蹈演故事。借鉴与替代是两码事,杞人忧天式的批评于守正创新不宜。

二是首届“大戏看北京”网上云直播起到了很好的传播效果。受邀展演的40部剧目分散在十几个样式不同的剧场空间,有条件到现场看戏的观众毕竟是少数人,但互联网终端把随时随地看戏变成现实,线上观摩人数动辄就达数万数十万。所以说,以后有条件的演出活动都应现场直播,对吸引更多的年轻观众有益。



主创

编剧:谢丽泓

导演:王延松

音乐总监:刘建宽

作曲:刘建宽 钟海阁

舞美设计:高广健

灯光设计:周正平

服装造型设计:张 颖

编舞:王俊杰 王宋嘉 张雪松 马佳宏

道具设计:陈银海

音效设计:方圆

舞美设计助理:姜雪莹



移动网络媒体的新闻支持
完善的互联网媒体与交流平台
全球化的学术与行业交流活动
网站制作
百纳嘉利(北京)剧场管理有限公司
关注国内外舞美前沿资讯
舞美行业的权威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