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美资料馆
推荐 原创 文章 素材 灵感

灯光艺术:浅论舞台灯光在戏剧艺术中的作用

发布时间:2015-09-17 | 文章来源:

舞台美术是创造视觉形象的重要艺术手段之一,是表演艺术的包装和衬托,著名的舞台美术家斯沃博达说过舞台美术是各种艺术的总和,舞台灯光是“凝固的音乐”,舞台灯光作为戏剧舞美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戏剧演出中它有组织动作环境、表现戏剧情感和意义的作用,越来越受到戏曲工作者的重视和关注。
  一、舞台灯光是剧场艺术的灵魂
  现实中的戏曲舞美,与同类艺术的话剧、歌舞相比还是薄弱环节。在话剧这个写实的演剧体系,灯光的作用同演员、角色一样,完全正确地、合乎逻辑地、有顺序地把舞台景物、时空等方面体现出来;而戏曲灯光则要符合戏曲程式化与虚拟化的规律,具若有若无的审美特点。在戏曲舞美创作中,舞美既有“追意性”,又有“达意性”,在此过程中,要自觉地注意戏剧创作的综合性和整体意识。舞美设计不仅要服从戏剧等舞台艺术的艺术规范,而且其所追求的艺术语言还必须适从于戏剧舞台艺术的特殊的审美规律。在这一创造性的追求过程应该是十分理性化的。由此可见,灯光作为戏曲舞美的组成部分,其作用和地位与其它同类艺术相比,要不断地对其提升和加强。而这种提升和加强决不是盲目无序的,而是十分理性地遵循戏曲舞美的整体需要天衣无缝地再现出来。真正地使舞台灯光成为戏曲表演中的“灵魂”和“舞台上的太阳”。
  在科技快速发展的今天,高科技和数字化技术大量涌进舞台美术领域,舞台灯光在舞台表现艺术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从原来的只为了照明的需要,到现在的发挥主观能动性的光效,它同演员一样参与了整个表演。它已经从外部形象的塑造逐渐走进对人物内心世界的塑造。已成为布景这片绿叶中的水分,是人物造型的色彩,是演员的表演空气,是人物内在思想感情的外延,是整个舞台演出的点晴之笔。可以这样说:剧本给予了舞台灯光有限的生命,舞台灯光给予剧本无限的灵魂。
   二、舞台灯光再造舞美“诗的境界”
   爱德蒙·琼斯曾说,舞美设计是“诗人的工作”。舞美要达到“诗的境界”,所以说舞美样式的创建是心灵的创造,是一个戏内在精神的物化,极富象征和隐喻”,需要设计师的感觉和智性协同作用,既要相当“深邃”,又要相当感性,既不能有过多放纵的激情,又要把感性深藏于谨严的设计当中。能在感性与理性之间寻找客观再现与主观表现的交融点,能站在传统与时代的交汇点上去探索当代戏剧空间新的可能性。
  大型现代豫剧《人民的艺术常香玉------之心灵絮语》是我团这几年来深加工的重点建设剧目,整个剧目通过常香玉先生一生中的几个闪光点,用心灵之诗般的叙事手法来表现艺术家的整个光辉人生。在短短的两个小时中,导演打破传统理念,使老年时代的常香玉和青年的常香玉交换或同时出现在舞台上,充满了浪漫主义的情怀。怎样在一台戏曲作品中运用浪漫主义手法去展现一位现实生活中的活生生的人物形象?
  这个戏的舞美设计极纯白色环形纱幕、银灰色的转台,具诗化特征,而富含哲学意味,形象简洁、大气,内涵深刻独特,样式新颖别致,空间灵动自由。纯洁的白象征了常香玉太师的博爱、高尚,以及大师灵魂背后那种孩子般的天真与纯朴。转台的运用则是完成现实和回忆的转换。浪漫的表现艺术风格,与抽象而简单的舞台也给灯光留下了很大的创作空间。

    在老年常香玉回忆青年时代她和爱人陈宪章相识时,淡粉色的光随着伴唱“常香玉本姓张叫个张妙玲,婷婷玉立初长成……”渐渐升起,如黎明时的朝阳柔美而浪漫,更有一点少女在爱情来临时的羞涩与甜蜜,即而是以抹蓝绿色,象征爱情的萌芽从这里开始成长。而在这一场戏结束的时候,也就是青年常香玉下台的时候老年常香玉又开始了对自己经历的回忆,也是在陈宪章离开自己后对他的怀念,灯光又成了兰色;于是我们似乎可以感觉到,淡兰色和淡粉色的转换,其实也就是现实生活中的老年常香玉和青年常香玉的切换,在这个切换里我们完成了现实生活和以往生活回忆的转换。    
  在《常》剧第四场中,蔚蓝色的灯光几乎贯穿了整场戏,同时还伴有青紫色的灯光,浪漫忧郁中好像也有那么点清凉,似乎是对先生那高尚纯洁的情操做了一个诠释,就像是对一个旧社会女艺人的那种风骨做了一个外化。在洪爷的威吓下,我们不得不担心倔强的常香玉怎么渡过这一关。其实常香玉对这件事记得很清楚,因为这是她人生中可以说是刻骨铭心的一场经历。在她的回忆中,还是兰色的光柱。青年常香玉坐在椅子上在解放军的团簇下从后台缓缓走向前台,伴随她一起走来的是一束很强的橘黄色的逆光,从后向前橘黄色的逆光明亮温暖,富有诗情画意。这场戏从蓝色转换桔黄色,象征着从黑暗走向光明,也象征着常先生迎来了新中国的解放,也象征着常香玉的快乐和自由从现在开始了。
  在《常》剧中灯光设计已从外部环境形象的再现性刻画,走向带有表现性语言的偏重内心感觉的塑造。他因此认为营造“心理空间”实际上就是寻找戏剧的内涵和核心,从而赋予作品灵魂和品格。从第五场一直到第七场,表现的可以说是常香玉人生最辉煌的的一个阶段,也是本剧所主要叙述的事件之一:抗美援朝捐献“香玉剧社号”战斗机。第七场是在枪林弹雨的朝鲜战场上。这三场戏是全剧的重点戏。三排逆光和四组侧光都是淡兰色(807),上下桥光采用金黄色(410),红色系的灯光,这是前线,这是战火映红了的天空。同时也象征着先生这颗永远向着祖国、永远向着人民、向着人民志愿军的鲜红鲜红的心。
  在《常》剧最后一场中, 颜色是浪漫主义最直接的表达方式,在兰色和粉红色的巧妙灯光变换中,我们结束了对先生一生的回顾,把重心放在她的艺术,她的“戏比天大”,于是在最后星空幕的运用为观众创造了一个浪漫的星间,浪漫的意象,这是先生一生的总结------“戏比天大,艺大于天”。
  三、光与色的结合丰富舞台艺术
  戏曲灯光不同歌舞晚会灯光,它约束于戏剧故事情节的局限性,不能孤立地完成艺术表演,而必须和布景、音乐、表演结合在一起,而不是一味追求光色效果,脱离现实所要反映的内容。在舞台艺术中,光色采用什么样的形式,是写实还是写意,还较抽象的纯节奏变化,一般来说都是根据剧本的形式、表演的形式、剧情的内容来决定的。
   舞台色光也是舞台美术造型的重要因素,它对舞台形象起着“定型”的作用。因为色光富有强烈的刺激性,一旦渗透在戏剧情感中,剧场气氛就会活跃起来。人生活在有声有色的世界里,对色彩的视觉感受会在人们心理和生理上引起变化。在大自然中,由于色彩的物质性很自然地会使人们产生各种感觉,这种感觉也会由客观的认识而逐渐产生心理变异。
  例如现代戏〈〈黑娃还妻〉〉一剧第四场,舞美不以简单地制造环境为目的,而是打破时空,重在表现追求表现性舞台语汇。舞美因此带有表演的成分。黑娃送白妮回家的途中,为了表现黑娃即将要离开心爱妻子的难舍难分的悲伤心情,剧中暴风雨将来时天昏地暗、风起云涌。通过灯光的精心设计和音响效果相配合,组成一幅非常真实完美的画面,即刻把演员和观众带入特定的环境中去。风雨过后灯光变化成阳光明媚状,使观众一下子又感到雨过天晴、心旷神怡。这就是灯光工作充分利用灯光手段去塑造人物形象、渲染舞台气氛、创造艺术效果的具体体现。
  上帝创造了自然美,画家用颜料设计画面美,而舞台灯光工作者是用光和色,根据剧情、导演的处理、舞美设计的场景,用灯光来塑造流动的空间美。也就是用灯光来做画。舞台上演员、布景、服装再好,没有灯光去进行艺术渲染,美好地意境将无法体现。例如大型古典悲剧《清风亭》中,全剧舞美设计只有一个平台,景全是单色剪纸形式,只有用灯光的转换来达到塑造环境气氛。
  随着现代戏剧的不断发展,传统意义上的观演空间在模糊、交融。当今的观众已不再满足那些只注重表演形式而不注重内容及生活情趣的戏曲。而渴望看到有血有肉的现代化完美的艺术作品。要创造出更多的艺术精品,给戏曲灯光设计者更大的空间,创造出丰富多彩的戏曲舞台灯光艺术。戏曲灯光设计者,要不断改革创新,既要符合时代特点;又要保持传统戏曲精髓。
本文作者不详
移动网络媒体的新闻支持
完善的互联网媒体与交流平台
全球化的学术与行业交流活动
网站制作
百纳嘉利(北京)剧场管理有限公司
关注国内外舞美前沿资讯
舞美行业的权威交流平台